白紙和黑字

想起小时候,家里面是三代人一起住,有植物动物院子果树和后山,家里的鸡是放养,有几条狗,几只猫,芒果树,荔枝树,龙眼树,桑葚,菜地里有各种菜,对了,还有香蕉树和甘蔗,平时家里有爸爸妈妈弟弟 二楼是大伯大姨几位姐姐,有和善的邻居。不敢说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但是平静田野的生活也就算是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有见底的小河,水从山上留下,清清凉凉,夏天一堆小屁孩包括几岁的自己,脱光光是平常的是,在没发育之前没有意识的男女之别。现在长大看,小时候的小屁孩也就满脑子单纯的玩乐,也对,小屁孩的年龄就应该有小屁孩年龄的样子。那时候没有电子产品的密集出现,视力可好了。现在自己的双眼真的脱了眼镜重影一大片,不可救不可救。还记得小时候,爷爷带我上自己家的山,在山顶的感觉好奇妙,看自己的脚下,一步步爬上来,真不是盖的,现在的自己,懒得动到是真的。夜深了 还是早点睡。小屁孩哪来的熬夜,oh 对了 现在的自己也还没长大。但是懂事了不少。


评论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   

© 白紙和黑字

Powered by LOFTER